柳斌杰:要敢于挑战国际学术评价体系
来源: 本站   发布日期: 2015-01-15
 
 

  要:

    ●办好学术期刊,充分发挥学术期刊的学术创新引导作用和知识传播能力,全面提升学术期刊的国际影响力,对于科技文化的创新发展,对落实党和国家通过发展科技文化带动国家整体发展的新战略至关重要。

    ●在国际学术之林中,没有品牌,期刊就没有生命力;同样重要的是,没有质量也就没有品牌。刊物的质量是办出来的,但同样也是评出来的。所有的学术期刊都要在国际评价机构中检验、认定、排名,有没有自己的科学评价体系和标准,结果完全不一样。

    ●要追赶和挑战国际学术期刊的评价权威,评价方法的科学性和标准的客观性是两个重要的支撑。有了这两个基础,评价结果的认可与运用的合理性、权威性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要正确认识、忠实于自己的真正使命和责任。不要脱离国家需要、社会需要、学界需要和期刊自身发展规律,一定要认真调研各方面的需求,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努力做到导向正确、方法科学、数据真实、结果公正、分析合理、服务到位、国内权威、国际认可。

    ●现在的理论和方法都不是很成熟,还要继续探索改进。特别是既适合我国国情,又符合国际规范的评价理论与方法,需要从理论、方法、体系、标准、应用各个层面加大创新力度,取得关键性突破。

    ●要使学术期刊评价成果在期刊管理和出版工作中发挥战略管理支撑作用,无论定性评价还是定量评价,或者是二者相结合的评价,都必须具有权威性,得到国际国内学术界、期刊界等相关方面的普遍认可。

 

    清华大学的中国学术期刊电子杂志社和清华大学图书馆近日一起发布学术期刊国际引证与评价年度报告,这是该报告的第三次发布,意义非常重大,是中国在学术领域的话语权。在中国学术期刊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的同时,我们也有了自己逐步完善的期刊评价指标和体系。

    学术期刊评价是为办好学术期刊服务的,同时也是为促进学术交流和学术创新服务的,起着导向作用。当今世界,科技文化创新能力的大小决定国家硬实力和软实力。中国的创新能力直接关乎“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实现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因此,党和国家一直把实现社会主义文化大繁荣和科学技术大发展作为战略重点。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明确强调“创新驱动”“提升国际竞争力”“建设创新型国家”是重大战略问题,是应对新一轮技术革命的迫切需要和转型升级的重要保障。我认为,要把这些战略落实好,都与办好学术期刊有着密切关系。换句话说,办好学术期刊,充分发挥学术期刊的学术创新引导作用和知识传播能力,全面提升学术期刊的国际影响力,对于科技文化的创新发展,对落实党和国家通过发展科技文化带动国家整体发展的新战略至关重要。

    怎样才能把学术期刊办成名牌刊物,为国家发展战略和国际竞争服务呢?我以为,首先,要深入理解、准确把握国家发展对科技文化创新的总体战略需求,从学科与行业、学术与应用、出版语种与传播手段、经营模式与出版业态、出版体制与经营机制等各个方面入手,从宏观上做好学术期刊的整体战略布局、制度建设与顶层设计;其次,要洞察和掌握世界科技文化发展的潮流、趋势,以及我国的学术发展重点和特点,理清国内特别是国际学术期刊的发展思路与竞争态势,从微观上正确判断自己刊物的优势和劣势,科学制定每个期刊的战略定位、学术目标、发展规划与竞争策略;再次,要学习国际名刊著名专家学者挂帅、同行专家审稿、职业经理人管理的模式,加强学术影响力和办刊执行能力,充分利用信息技术与设施,抓住发展机遇,创新学术传播模式,不断提高自己的办刊能力和质量,形成强有力的国际知名品牌。

    在国际学术之林中,没有品牌,期刊就没有生命力;同样重要的是,没有质量也就没有品牌。刊物的质量是办出来的,但同样也是评出来的。所有的学术期刊都要在国际评价机构中检验、认定、排名,有没有自己的科学评价体系和标准,结果完全不一样。因为,没有科学、客观的评价和评估,我们管理者就不可能作出科学的布局规划和顶层设计,我们办刊者就不可能制定适合自己的战略定位和竞争策略,也不可能有效地创建自己的国际品牌,甚至会失去办好期刊的自信。发布引证报告,对学术期刊的学术质量和国际国内影响力进行评价,既是我们制定战略的一个重要决策支撑,也是我们实施战略、打造中国品牌的有效手段。因此,我们必须有自己独立自主的学术期刊学术质量和学术影响力的科学评价和客观评估标准。

    要追赶和挑战国际学术期刊的评价权威,评价方法的科学性和标准的客观性是两个重要的支撑。有了这两个基础,评价结果的认可与运用的合理性、权威性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否则就会立不起来,亦会误导决策。评价中心的研制报告,在文献计量学方法基础上做了许多很有意义的创新和改进工作,譬如制定了文献计量标准,引进了定性分析,剔除了学术不端文献和虚假引用的干扰等,使统计结果更加客观、真实、准确。特别是采用大数据分析方法,把统计范围扩展到国际上的1.4万多种期刊,弥补了我国学术期刊国际影响力评价研究的一些不足,连续三年整体地给出了我国学术期刊国际影响力的分析数据,使我们清楚地看到了我国学术期刊走出去产生的实际效果和存在的问题,为管理部门、行业组织和办刊单位的期刊国际化决策提供了重要的参考依据,同时也揭示了我国学术期刊国际品牌的建设效果,具有开创性意义。希望引起政府管理部门、期刊界和学术界的高度关注。

    然而,基于引文的文献计量学评价属于一种期刊影响力定量测度,虽然可以从学术继承、批评等角度折射期刊的学术质量,但数量大小并不直接代表期刊的学术质量,其方法和结论的局限性也是大家早就议论到的。特别是有些人对某些计量指标片面、夸大使用,简单地“以数量指标论刊”,再延伸到“以刊论文”“以量论文”,这样评价论文的学术价值就更加不科学、不严谨。这种错误倾向的蔓延已经给期刊和科研的评价与管理造成了很多混乱,只求数量不管质量。这实际上危害很大,一定要纠正。这种现象的发生也说明,学术期刊评价的理论和方法还有待进一步创新发展。结合我国实际和评价中心介绍的情况,我对学术期刊评价工作讲几点希望。

    第一,树立正确的评价目标。就学术评价工作而言,对期刊的评价本身不是目的,目的是促进学术创新。从支持国家学术期刊合理布局与科学管理、支持期刊发展战略规划、支持期刊国际品牌建设等各个角度去研究期刊,是为促进我国学术发展和学术创新提供服务平台。这一点,要正确认识,忠实于自己的真正使命和责任。不要脱离国家需要、社会需要、学界需要和期刊自身发展规律,为评价而评价、为名利而评价。不要以自认为的排名标准误导期刊追求方向,更不能助长不正之风。一定要认真调研各方面的需求,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努力做到导向正确、方法科学、数据真实、结果公正、分析合理、服务到位、国内权威、国际认可。

    第二,探索科学的评价方法。学术期刊评价工作取得重要成果,这是要肯定的。但现在的理论和方法都不是很成熟,还要继续探索改进。特别是既适合我国国情又符合国际规范的评价理论与方法,需要从理论、方法、体系、标准、应用各个层面加大创新力度,取得关键性突破。要全面研究国内外学术期刊和各种国际互联网学术数据库对我国学术期刊、学术成果的使用状况,采集更广更全的反馈信息;要吸收国内外的先进评价方法,运用最新工具。比如说,现在期刊数据采取的主要是形式逻辑、数理逻辑的抓取方法,关联度比较浅。应当从思维逻辑、语义关联等智能化方法中研发工具,进入到创新的深层次,进一步建立和完善科学的评价体系;要广泛征集专家、同行的意见,认真听取国内外同行的合理建议,使评价工作既科学又权威可信,以使这项研究成果能更好地反映我国学术期刊走出去和国际化成果,并成为国际上普遍认可的、客观反映中国学术水平的学术期刊评价体系,打破单纯依赖国外评价数据库的局面。中国知网目前正在建设“世界学术文献定性评价统计数据库”,探索崭新的评价方式,这是未来的重要方向,相信终会有一天,中国的标准就是世界的标准。

    第三,创立权威的评价品牌。要使学术期刊评价成果在期刊管理和出版工作中发挥战略管理支撑作用,无论定性评价还是定量评价,或者是二者相结合的评价,都必须具有权威性,得到国际国内学术界、期刊界、期刊与科研管理界等相关方面的普遍认可。为此,除了创新评价方法之外,必须要完整、系统地建立和开发大数据采集、加工、分析的相关标准和技术,并拿到国际国内公开论证和检验,坚持推广,把品牌树起来。无论政府主管部门、行业协会、学会,还是学术界、期刊界,都要支持、参与标准的制定和监督执行,以中国的品牌、中国的标准树立负责任的大国风范。

    我国学术期刊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国际竞争和现实的严峻挑战,但是我们有能力适应一切新局面。我国学术创新人力物力的投入在不断加大,优秀的学术创新人才和成果层出不穷,数字化出版技术水平在不断提升,国家的整体软实力在不断加强,出版传媒体制改革在不断深化,学术期刊评价水平不断提高,国际关注度也进一步得到提升。实际上,我国的学术期刊也正处在大发展大繁荣的历史性机遇期。只要我们抓住机遇,直面困难,奋力创新,扎扎实实做好自己的品牌建设,就能为落实中央“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提升国际影响力”作出新贡献,也能为人类文明进步创造出更多的优秀学术成果。

 

                           (转自:中国新闻出版网)

 

 
 
【关闭】